用户名: @aivisrack.com 密码:    English   Chinese

友情链接:

 

行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新闻
80后曾经的青春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 http://www.njaivis.com 2012年03月30日

忘不掉十六岁的自己。抑郁,孤独,会因一件小事在暗夜里悔恨。
会在大雨中扔掉雨伞,打电话给某人,妄图寻得又一场安慰。
会整夜整夜不睡觉,对着紫色日记本神经质地写下长长的呓语。
会循环几百遍地听Maximilian Hecker的《Dying》。我是如此爱慕这女子,眼睫茂密,手指修长,有公主的孤傲与孩童的天真。歌声宛如盛大海潮,汹涌的表层之下是沉寂的哀伤。

荒芜这个词,很重。十六岁的自己喜欢这般的形容:心中荒芜,寸草不生。一切都毫无意义。
看,这就是我年少气盛的小忧伤。

那时喜欢牛仔裤,喜欢冷色调,喜欢重金属。以为拥有这些也就有了抵抗世界的力量。我始终自知,身体深处种植的是不安分的种子,萌芽,生长,最后成了藤蔓。很坚硬,却有刺,因而挣扎是血淋淋却无济于事的。

那时我喜欢用笔夸张渲染我的内心世界,无谓的忧伤在我的笔下被渲染无数倍,以为文字是救赎,却不知它其实是桎梏。是致幻的迷药,借以沉溺,借以逃避。可若清醒后,面对的是更剧烈的痛感。

叛逆的十六岁,生活在让人羡慕的家庭里却还要假装出忧伤的文学青年的样子,感觉忧伤是种独有的气质。

直到有一天,当我从芳香凛冽的梦境中惊醒,心情愉悦,笑容明媚,却发现身边早已无人。我在我的文字世界中日渐强大,与之反差的是我的生活。它呈现的是一种疲弱。

我身边的友人都离开得很安静很抱歉却也很坚决。他们都会说,对不起。
----对不起,是真的再也承受不起你的心情了。
而我所能做的唯剩一场场微笑的目送。

后来我整理房间,面对尘埃遍布的课本,会想起很久远的从前。
当我,终于从这基于臆想而摇摇欲坠的时光中抽身,只觉视界清朗,心境明澈。偶尔阅读从前的文字,会看见一身乖戾狂躁的小男生,他的小情绪在他的想象中被无限地扩大着。
  
十七岁后的我终能温和地自语:没人适合忧伤。某时存在过或瞬间或很久,却不会永恒的情绪,一定会过去。
  
开始会为听到别人催促我去睡觉而深觉温暖。会为别人吃饭了吗胃还疼不疼而感动。会为收到别人寄来的一张卡片而欢喜。

我开始对如我那时般样子的小朋友们教说:最可怕的不是孤独,而是自身无法掌控的想象力。

 
上一篇: 2008东盟国际物流技术与设备(广西)展览会
下一篇: 关心培养员工才能掌握管理主动权
Copyright ©2011 南京爱维斯物流装备制造有限公司   电话: 86-25-52140476 52140354 52140467
地址: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苏源大道118号   传真: 86-25-52140351    技术支持: